晚六时零五分,走出报社大楼。
扑面而来的是意外的小雪飘飘,不寒不冷不冰不冻,仅仅有种凉凉的湿润。这一冬季都短少雪水,没想到上周六到这周一三天里就迎来了两场雪。这一刻,我有点冰冰凉凉清清爽爽的高兴——莫非,这就叫高兴?

今日RAINS给俺安置辽作业:高兴感言。都怪俺多嘴,像俺这样苦大仇深D银,有什么资历奢谈高兴?
不过俺这人最大地缺点就是不志愿亏欠他人,已然人家雪辽,就不好意思SAY NO。
那么,就让一个不怎么高兴的人试着说说高兴这个问题吧。

基本上俺以为:高兴和爱情是人生最难解地两个问题。
以下是俺关于高兴D语录。

语录之一:高兴是个鸟。

高兴就像一只小鸟,假如你太想捉住它,它往往会挣脱飞走。就在你越走越近、触手可及之时,它就会倏地飞远。只要与它坚持若既若离的间隔,才干持久。间隔发生美,同理:间隔发生高兴。

语录之二:高兴是一种进程而不是一个成果。

比方你为成为百万富翁而斗争。
通过五年、八年、十年的艰苦斗争,总算有了百万家产。但那种高兴仅仅一会儿,你会发现百万家产真实算不了什么,亿万富翁有的是,你并不有具有想像中的满意高兴;而且为了完成这一方针,你或许为之付出了健康、亲情、爱情等价值,你会深深地置疑,这一切终究值不值?所以高兴一会儿曩昔,你依然不是个高兴的人。只要你把斗争的进程当成一种高兴,才干一直与高兴同行,永久不被高兴扔掉。

语录之三:高兴不是客观条件决议的,是人生态度决议的。

有一则矮小的寓言故事是这样讲的:在撒哈拉大沙漠的监狱里,两个罪犯从窗户中望出去,一个看到的是遍地黄沙,一个看到的却是满天星斗。关于我来说,看过一切勉励类的图书,都不如《肖申克的救赎》这部影片大。
银行家安迪,在一个失落的深夜之后,被当作杀戮妻子与情夫的凶手送上法庭。妻子的不忠、律师的奸滑、法官的误判、狱警的泼辣、典狱长的贪心与鄙俗,将正处而立之年的安迪一会儿从人生的巅峰面向了人间阴间。他被判无期徒刑,送进了铜墙铁壁的鲨堡监狱。
“挠挠者易折,皎皎者易污”。像安迪这样骨子里奇傲的人,往往以自绝与世做为对这个荒唐龌龊浊世的反对。但安迪没有,而是用仅有的一个小石棰在夜深人静之时,用十几年的时刻,在坚固的墙壁上,挖出了一条通向自在的地道。

语录之四:高兴是任何人不能给予的,只要你自己能够给自己。

假如你把高兴寄托在任何人身上:你的搭档、朋友、爱人、家人……他们能够给你带来高兴,就能够把高兴随时带走。只要你把高兴寄托在自己身上,不管走到天南地北,高兴才会与你如影相随。
(to be continued)

本文转自于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m/wangzhixin